日本旗上記滿了“侵華史”
日本友好人士捐贈南京慰安所史料
  寫著“南京入城”的日本國旗、帶著血跡氧化痕跡的日本軍刀、泛黃的日本新聞報紙、黑白色的日軍慰安所照片……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昨天新增168件文物史料及書畫作品。昨天,該館館長朱成山表示,迄今為止,紀念館在世界範圍內共徵集各類藏品達15萬餘件,其中文物達2.5萬餘件,已有3300多件文物在紀念館中展出,“這批新增文物,紀念館將組織專家進一步考證,然後根據需要充實到紀念館的研究和展陳中。”
  現代快報記者 毛麗萍
  日軍“南京入城”旗
  血腥屠殺的直接證物
  張廣勝小心地拿起舊黃色的“南京入城”日本旗:“你看,這是用毛筆楷書寫的‘南京入城’,旁邊還有‘南京城內掃蕩戰參加’的字樣,上面的時間明確寫著‘昭和十二年十二月十四日’,也就是1937年的12月14日。”
  現代快報記者看到,這面破舊且帶有蟲斑的旗幟,因為時間長的緣故變得非常脆弱,似乎隨時可能碎掉。但是旗幟上的大部分字跡依舊清晰可辨,不僅標明瞭“南京入城”的時間,還包括很多地方的地名以及攻占入城時間等。朱成山表示,這是日本侵略中國併在南京進行血腥屠殺的直接證物,為侵華日軍上等兵家永潔從日本到中國參加侵華戰爭的經歷記述,旗上詳細記錄了從天津塘沽港登陸開始,在中國經歷幾千公里,歷時兩年左右時間的侵華戰爭經歷。據考證,家永潔為侵華日軍第十六師團的一名工兵。
  朱成山館長表示,雖然館內也收藏有帶字跡記錄的一些日本旗,但像這樣記載詳細的旗幟還是第一次,非常珍貴,將來有可能報為國家一級文物,並會對旗幟進行特殊處理,長期保存,以後有可能對外展示。
  張廣勝是哈爾濱人,2007年以來,他先後4次向紀念館捐贈文物史料1275件,其中一些也是他從藏友手中收集而來的。此次,除了這面珍貴的日本旗外,他還捐贈了日軍侵華“支那事變”戰利品短劍一套、南京入城紀念名章1套、日本軍刀1把,及反映日本侵華罪行的剪報1冊。
  兩張照片
  揭露“神秘”日軍慰安所
  昨天,日本友好僧人一戶彰晃捐贈的一批文物,主要涉及侵華日軍在慰安婦這一領域的罪行,包括兩張慰安所的照片:一張拍攝於北京,一張拍攝於南京。其中,拍攝於南京的這張題為“兵站御指定將校慰安所”的照片引起了大家的註意。
  現代快報記者看到,這張照片由日本岡山一家媒體在2007年披露,照片正中是一家叫“清富士樓”慰安所的大門。根據其簡單的文字說明,這張照片是由侵華日軍南京兵站的一名衛生伍長阪本多喜二拍攝的,拍攝時間是在1938年1月。
  朱成山說,“慰安婦”制度是侵華日軍在南京實施暴行的重要組成部分,這張少見的照片正是證實這一事實的有力證據,表明至少在1938年1月日軍在屠殺南京軍民時,就建起了這家慰安所,而且是面向將校中高級軍官服務的,當時應該是很少很隱蔽的,“我們將對這張照片顯示的慰安所地點等信息進行考證,發揮其應有的價值。”
  作為長期研究侵華日軍“慰安婦”歷史的專家,南京師範大學經盛鴻教授表示,他多年前曾見過這張照片的複印件,但多年來並沒在南京找到這家慰安所的具體位置,對其考證還要再下功夫。
  日軍遺信
  稱目擊南京大屠殺
  “你看,這篇1937年12月12日在日版《東京朝日新聞》上刊登的關於南京淪陷的報道,在南京城還未淪陷時就發出了占領南京的消息,從這樣的‘錯誤’新聞可以看出,當時日本的野心有多大。”日本友人大東仁先生放下手中發黃的報紙稱,“但日本也有不少友好人士在挖掘並保護這段歷史。我也希望能與諸位共同努力,還原南京大屠殺的真相。”
  從2005年開始,大東仁先生已先後8次為紀念館徵集了1286件文物史料,這次他又帶來6件文物史料。刊登於今年8月15日版《中日新聞》的“日本發現南京大屠殺目擊者的信件”報道,無疑是大東仁先生的捐贈中最有價值的一件。這是侵華日軍步兵第36聯隊士兵中島良藏死後,其家屬在整理遺物時發現的,詳細描述了日軍占領南京後,血腥屠殺南京軍民的殘暴情形,其中寫道“將戰俘集中起來進行刺殺,然後推入長江”,這一細節描寫與東京大審判時認定的日軍暴行是一致的。“中島的這封家信因為沒有寄回國,所以躲過了日軍的書信審查,後來由他人輾轉送到了遺屬手中。”朱成山表示,這是證實南京大屠殺的直接證據,館方將通過努力爭取將該信原件收藏過來。
(編輯:SN077)
創作者介紹

ak04aknuw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